許昌日報客戶端

請用瀏覽器掃描下載

關 閉

劉王寨村:小小崖沙燕 村莊一名片

摘要: “看,遠處野生蒲草上方飛來飛去的就是崖沙燕,大部分是剛出巢的雛燕在練習飛翔呢!之前,我們還擔心崖沙燕再也不回來了,現在看這擔心是多余的。”7月11日,站在潁河岸邊,建安區榆林鄉劉王寨村黨支部書記劉建偉高興地說。

潁河河道內,崖沙燕巢穴及崖沙燕。 黃增瑞 攝

潁河河道內,崖沙燕巢穴及崖沙燕。 黃增瑞 攝

“看,遠處野生蒲草上方飛來飛去的就是崖沙燕,大部分是剛出巢的雛燕在練習飛翔呢!之前,我們還擔心崖沙燕再也不回來了,現在看這擔心是多余的。”7月11日,站在潁河岸邊,建安區榆林鄉劉王寨村黨支部書記劉建偉高興地說。

劉王寨村位于潁河北側,村南轄區內潁河河道長約1.5公里。10多年前修建的一座大橋從視覺上將河道分為東、西兩個部分。橋下水流潺潺,時而有人在河邊行走。因近段時間降雨較少,橋西水域面積較小,向東數百米,河道豁然開朗,水流清澈,綠樹點綴其間,頗有一種江南水鄉的韻味。

崖沙燕的集中棲息地,在村南側橋東的潁河北岸。這是一片緊挨河道的沙地,沙地的北面有一堵沙崖,高約6米,東西長約200米。沙崖上密密麻麻分布著很多小洞,這就是是崖沙燕的巢穴。一片空曠的地面上豎立著一塊牌子,上寫“改善生態環境,營造綠色家園”;沙崖上空,不時有崖沙燕似箭一樣飛翔,并發出悅耳的鳴叫。

“前幾天,一只雛燕從沙崖上掉在了地上,我看到后趕緊手捧著把它放回窩里。”劉王寨村村民劉吉非說,現在,村民們都知道保護崖沙燕,沒有人隨便去打擾它們。

劉王寨村這處沙崖過去是一個采砂場的作業場地。如今,周邊區域被保護起來,河道內明令禁止采砂。隨著村民生態環境意識的增強,崖沙燕成了劉王寨人最關心的話題。今年6月份,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《24小時》欄目用9分50秒的時間對劉王寨村村民自覺保護崖沙燕的行為進行了報道,讓劉王寨的崖沙燕聲名遠播。因為崖沙燕,目前到劉王寨村游玩的人越來越多。

“現在,我們村的崖沙燕很有名。我們初步計劃依托崖沙燕以及潁河的水域環境發展鄉村旅游。”劉建偉說,在潁河南岸,村民種植了李子樹、葡萄樹、石榴樹等特色果樹,前來游玩的人可以前往采摘。去年,他經過考察,專門引進了李子樹新品種。種苗每棵8元,他個人補貼4元,分給村民栽種。

采訪中,村民劉曉江說:“潁河兩岸多為沙土地。河北岸地里栽種的紅薯吃著面甜,沙土地里長出的花生也格外好吃。這些都是我們村的土特產。”

“我們村歷史悠久,漢代的磚瓦片在地里隨處可見。”劉建偉說,劉王寨村距三國時期曹操練兵臺所在地城上村約有4公里。聽村里老人說,過去曾有“八里地斜店街”之說,即從劉王寨村到城上村是一條繁華的街道,據傳可能是曹操麾下大將的行營或住宅區。

在村子南部橋西邊河道南側,一片荒地上能看到兩口古井。古井壁是陶制管道,分別呈紅色和藍色,陶管外還有活性炭和沙石對井水進行過濾。如此精致的古井,絕非一般百姓建造和使用的。據村里老人回憶,兩口古井周邊還有其他古井存在。另外,明清時期,劉王寨村筑有高大寨墻,寨門三個,故得名劉王寨。如今,村里還有七八百米長的古寨墻遺存。

“我們在維護自然生態平衡的同時,依托崖沙燕這張名片,在村里打造更多景點,發展采摘游,種植特色農產品,豐富游客的游覽體驗。”劉建偉說,在鄉村振興方面,通過對崖沙燕的保護,他們看到了生態文明對村子發展的重要性。另外,劉建偉從2012年開始試種中藥花卉。在他的帶動下,目前全村已有30多戶村民種植中藥花卉200多畝。“以前,我每年買肥料都是賒賬,等到給人家摘辣椒掙了工錢再去還債。”59歲的村民王愛鮮說,自前年開始種植中藥花卉以來,她再也不用賒賬買肥料了,今年還到銀行存了2萬元現金。

在鄉村振興的道路上,劉王寨村注重生態文明,發展特色農業,正在走出一條人與自然和諧的富裕之路。


責任編輯:

附件:

足彩单场